我辈意轻狂

贫道免贵姓墨,称我墨道长就好。

学生狗,不定期更新

想一出是一出,想一坑是一坑

坑品没担保,随想随挖,管挖不管埋

【林秦】花吐症_07

RT,花吐paro。

前排粗体提醒,Po主纯属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至真人!!!!

此文为网剧《法医秦明》的衍生同人文,ooc慎入!!!

————————————————————————————


“病人没什么大碍,只是失血过多,已经输过了血,过一会儿就醒了。住院观察两三天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去了。这几天你们给患者最好多准备一点补血的食物。”医生交代完注意事项便离开了病房,大宝见着快午饭点了说了声去买午饭也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昏迷不醒的秦明和满面担忧的陈总和林涛。

陈毅然接到电话后立刻赶来了医院。他知道自己的徒弟罹患这花吐症有些时日,却不曾想秦明竟瞒他如此之深,这么严重的症状了却还不肯向林涛吐露自己的爱意。至于林涛——想起林涛刚才在办公室的一番剖白,陈毅然又有些安心,至少他对秦明的这份心不假,他们两个若是在一起,自己这个做师父的也能放心。

“林涛。”

“陈总您说。”

“刚才在办公室说的‘荒谬’之言你不必放在心上,那只不过是身为师父对徒弟未来伴侣的一番考验。”

“陈总,”林涛紧紧抓着秦明未输点滴的那只手,嗓音沙哑,“我们彼此喜欢,难道是错的吗?为什么秦明宁可没命也不愿意告诉我这件事?”

“是不是,如果没有这次的花吐症,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我喜欢的人也喜欢着我?”

“这些问题我不能回答你,你等秦明醒来问问他便会有答案了。我只能告诉你,你们彼此喜欢,本就不是错事。只是……秦明你醒了。”陈毅然正说着,却听得病床上穿来一声低吟,自己的徒弟神情还有些恍惚,努力辨认了一阵才开口道:“师父,林涛,我……”

“你没什么事,失血过多,住两三天院观察一下就好。但是,隐瞒病情这件事,等你出院了我们再慢慢算账。”陈毅然在秦明苏醒后便板起了脸,一副严师的模样,只是眼中的担忧之情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语罢,陈毅然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徒弟和林涛,扬了扬手中的烟盒朝病房外走去。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处理吧。他这老头子还是不要参与进去的好。

而病房内,林涛满怀期望地看向秦明,而秦明则盯着自己师父离开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最终还是由林涛先开了口:“秦明,在一起吧。”

秦明偏过头,不敢直视林涛的眼睛。那其中蕴藏的熊熊的爱火快要把他燃烧殆尽,而他却甘之如饴。但他不能点头,他不能毁了林涛一辈子,不能成为林涛的拖累。

“林涛,对不起。我不应该喜欢你的。等我出院之后,我会申请调令离开龙番。”

“离开?离开龙番你想去哪里?秦明,我是你花吐症的解药,是你暗恋的对象。既然我们两情相悦,你又凭什么不和我在一起?”

“就凭咱俩都是男人!我和你在一起,你的前途都会为这段关系所累林涛你明白吗?你要林爸爸林妈妈怎么接受我们的关系?”

“其实年初的时候我回过一次家,瞒着你。那次我和爸妈出柜了,他们也接受并表示祝福。秦明,你就试着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林涛伸出手将秦明的脸转过来直面他,语气坚定且充满希冀。

“那你的前途怎么办?”

“龙番挺好的。有你在,做什么都行。可若是林涛没了秦明,那就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差别了。”

没有谁是离了谁就会活不下去的。秦明想。只是对于一个人的存在产生了习惯,一时难改罢了。

习惯了,也就好了。

林涛看着秦明垂下眼帘,久久不语。半晌,才见他抬起手指向病房门口:“林涛,出去。”

“秦明……”

“出去。”

林涛闻言也只得耷拉着脑袋缓缓挪向房门,并体贴地将门带上。不出所料看见陈毅然倚在门边的墙上,嘴上叼着根烟却没点。

“陈总。”林涛苦涩地笑了笑,点点头算是问好。

“林涛,在办公室的时候有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你既然了解秦明,应该知道,如果你们两个在一起,他绝对不想被你护在身后。他会愿意与你一同面对。”

“我知道。”林涛接过陈毅然递来的烟,深吸一口,继而长叹一声。

“可是我舍不得。”


评论
热度 ( 58 )

© 我辈意轻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