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意轻狂

贫道免贵姓墨,称我墨道长就好。

学生狗,不定期更新

想一出是一出,想一坑是一坑

坑品没担保,随想随挖,管挖不管埋

【林秦】花吐症_06

RT,花吐paro。

前排粗体提醒,Po主纯属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至真人!!!!

此文为网剧《法医秦明》的衍生同人文,ooc慎入!!!

——————————————————————————————

06

       

    “秦明,也,喜欢,我?”林涛觉得有些不敢相信,一字一句的重复着陈毅然的话,突然反应过来,“这么说,秦明的解药是我?”

    

    “确切来说,是你的吻。”

    

    “但他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秦明看待事情的目光比你长远,同时做事也比你谨慎。他看到了你们在一起后将要面对的问题,在他看来,‘在一起’这件事会成为你们未来的负担。他不想拖累你。作为一个法医,他的谨慎态度十分重要,但论感情,谨慎只会让他成为一个输家。” 

    

    “这个家伙。”林涛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盘算着等秦明花吐症好了之后要好好惩罚下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然而当匆忙从警局赶回秦明家的林涛刚一下车,接到的却是大宝带着哭腔打来的电话。

    

    “林涛,你在哪里?老秦一直在吐花瓣啊,血红色的,根本止不住。老秦说,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我在门口,开门。”

     

    去他大爷的最后一面!秦明,好不容易有机会在一起了,我林涛不允许你死! 

    

    带着这样的想法,林涛冲进秦明的房间,无视为他们带上卧室房门的大宝,只盯着秦明不肯转眼。

    

    秦明现在一定很疼。林涛想。上午走之前这张脸就已经够白了,而现在则被他脸庞血红的花瓣映衬的更加惨白。

    

    秦明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被又一次花吐症的发作阻拦。林涛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红的有些发黑的花瓣从那人口中掉出,感觉有一只无形之手正紧紧攥着他的心脏。

    

    咳了好一阵子,秦明方能开口说话。只是他刚叫出林涛的名字,就被林涛恶狠狠地打断:“秦明,我不想听你的‘临终之言’,承认喜欢我很难吗?”

    

    “我没有,唔……”秦明刚想反驳便被林涛捏着下巴迎面亲上。不行,不能被亲到。秦明有些绝望地想。被亲到的话,一切解释都会成是徒劳。

    

    但刚经历过一次花吐症病发,此刻失血过多,四肢无力的秦明哪里是林涛的对手?虽尽力挣扎却也仍旧被林涛亲上。 

    

    一开始只是温柔的触碰,林涛用自己的唇舌勾勒着爱人姣好的唇形。又似乎是想起了秦明的隐瞒, 便狠狠吸吮着他的下唇,继而加深这个吻,舌尖或轻刮爱人的上颚,或追逐着爱人的舌尖与之交缠。

    

    失血过多的晕眩感加上接吻后的轻微缺氧致使秦明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在完全陷入黑暗之前,他看到了林涛慌张的面孔,也听见了自己说:

    

    “林涛,对不起。” 


评论 ( 15 )
热度 ( 72 )

© 我辈意轻狂 | Powered by LOFTER